作家的价值取决于对人类文明的贡献——黄克庭访谈录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9

  陈 勇(中国作协会员,小小说作家网特约评论家,以下简称陈):黄克庭先生,您的科幻小说想象力丰富,不仅给人艺术享受,而且让人从中学到不少科技知识。物理学毕业,使您具备了从事科幻小说的条件,这是您的优势所在。那么,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写作科幻小说?您的科幻小说素材,是来自于现实生活?还是书本知识?抑或其它方面?

  黄克庭(中国作协会员,浙江《义乌商报》记者,以下简称黄):首先谢谢您对我科幻小说的夸奖!我在大学里学习的专业是物理,毕业后在义乌农村高中教了15年物理。由于有这段与传统文学似乎没有关联的过程,让我拥有了一般文科生所没有的财富。我热爱科学,我热爱物理,我热爱学生!我在教书的时候,是很投入的。曾经获得“义乌市优秀班主任”称号,物理教学论文在省级专业报刊多处发表、获奖。让我很欣慰的是,我教出来的学生参加高考,物理科目有得满分100分的。担任高中生班主任多年,经常有学生问我:“到底学文科容易,还是学理科容易?”起初,我不能很好回答!因为,我不知面前的学生其素质到底偏哪边?文科和理科,理论上确实有很大差别。但是,后来我改变了回答学生问题的思路。我问学生:“你选科的目的是什么?如果是为了省力气,那么你不论选什么,都是不可能学好的!如果你都认真学习,那么你不论选什么,都是可以学好的!”我至今仍坚信,对于普通人而言,素质都差不多,只要持之以恒,只要刻苦努力,一定能出成绩。当然,天才、智障者除外。

  时至今天,手机、电脑、汽车、飞机……都已经与普通百姓紧密接触,科学的魅力正不断深入人心。作为高中物理教师,我不能不思考未来科技的走向会如何?不能不思考未来科技的发展会给人类带来什么?不能不思考未来科技的力量会把人类改变成什么样?这些未来的问题想多了,觉得很有意思,就熬不住要动笔写了。未来的问题,当作论文写,需要严密论证,需要收集足够现实证据,很难!未来的问题,当作小说写,则不受许多条条框框限制,可以天马行空,可以自由飞翔,很快乐!我觉得,学会写小说就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心灵世界!在这个世界里,我就是上帝!我的科幻小说素材,基本上来自于自己对未来世界、未来生活的思考。

  陈:从1904年《绣像小说》刊登徐念慈《月球殖民地小说》,到如今中国本土科幻小说创作,已逾百年。不过,科学界对科幻小说科学性表示怀疑,主流文学界则对其文学性持蔑视态度。鲁迅、林语堂大力倡导过文学与科学的结合,但他们的登高一呼,却并没有带来应者云集。毕生从事科普创作的高士其是一座高峰,但此后却很难找到他“衣钵相传”的清晰脉络。请您结合自己创作实践,展望一下当前我国科幻微型小说的前景。

  黄: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发生、发展、消亡的过程!对于科幻小说也不例外。我们知道,没有一条道路是不曲折的。科学发展史、文学发展史,都充分证明了“曲折性”。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,科技与人的关系会更紧密,人类对科学的感情会不断加深,因此,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去关注我们的明天、我们的未来走向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我国科幻微型小说的前景一定会不断走向光明。

  不过,现行的应试教育体制,不利于我国科幻微型小说的发展。原因是现在年轻一代“正是应试教育的产物”——文科生是“科技知识断腿人”、理科生是“文史知识断腿人”,要让他们扛起中国科幻微型小说的大旗,还需要走相当长的路。

  陈:在创作科幻小说时,是先有深刻的立意?还是先有巧妙的构思?灵感来自何处?

  黄:您说的以上两种情况都有。灵感,这个东西很神秘!她是需要“触发的”!

  “触发灵感”的东西不是具体的吧?有时,在走路的时候会出现,有时与文友聊天的时候会出现,有时看别人吵架的时候会出现,有时忽然闻到什么特殊的气味的时候也会出现。现在,被公认的是——灵感钟情于认真、勤奋的人。

  陈:您的科幻小说都以红楼神堡作为背景。请问:这个红楼神堡有何象征意义?您今后的科幻小说是否继读在此神奇的科幻舞台上上演?

  黄:《红楼梦》是一座文学顶峰。里面的太虚幻境很迷人!那里“亦真亦幻”的故事、人物,与未来世界有许多共性。所以,我就建立一座“红楼神堡”作为自己的属地,目的是让自己创作的人物有个栖息地,如《水浒传》中的水泊梁山、《红楼梦》中的大观园。我今后的科幻小说,一定会继读在此神奇的科幻舞台上上演。我要把它打造成中国科幻微型小说的一张名片。

  陈:在微型小说界,既写又评的双栖作家凤毛麟角。您写作的动机与目的何在?对微型小说评论界有何高见?

  黄:我要承认,我写作的动机与目的并不高尚。起先是为了改变自己的生存状态。我原先在乡下农村教书,看到越来越多的“有钱人”、“有背景人”调到城里去,就很羡慕!可是,自己是农民的孩子,缺钱缺背景,更缺乏与人沟通的能力,因此,就选择写作这条路,企图通过自己的笔耕,进城工作。老天慈爱,果然,自己的愿望实现。真正进入小说世界后,发现“里面的世界更精彩”。当我收获了很多快乐后,我觉得应该与别人分享,这就是我给感动我自己的好作品写评论的原因。对于微型小说评论界,我盼望有越来越多的作家能参与进来。特别希望有像您陈勇这样高规格高品位高热情的人从事这项工作。

  陈:风格既是一位作家成熟的标志,同时又是束缚作家的一条锁链。您如何看待风格?

  黄:首先,我们对作家不能太苛求!不能要求作家“路路通”!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人,只能出现在文学作品里,不可能出现在客观世界里。许多古书里说某某名妓“琴棋书画样样精通”,其实都是谎言!姚明,只能打篮球出彩;聂卫平,只能下围棋出彩,叫他下中国象棋就不行了!其实,一个人一辈子能做好一件事,就不容易了!就是成功了!所以,我认为能形成自己风格的作家,都应该肯定。世界,需要多彩,但并不是要求每朵鲜花都拥有五颜六色!

  陈:您的文学理想是什么?您认为微型小说能否纳入茅盾文学奖评奖范畴?能否走向辉煌?

  黄:人,来到世界,也就几十年,很短暂的!人,活在世界上,都不容易!我们总是被“温饱疾病”、“灾难死亡”,以及各种争斗所困扰。这就是我写《在马路上奔跑的鸡蛋》的原因,呼唤大家共同珍惜生命、呵护生命。其实,我们都像“在马路上奔跑的鸡蛋”一样,随时会被“毁坏”——中央电视台的著名“国嘴”罗京,上班时间大多在空调房子里,也只活了48岁;身价几个亿的赵本山,前段时间“脑溢血”,差点就离开这个可爱的世界……

  人,消亡很容易,活着就是奇迹!脆弱的生命,需要我们的智慧去呵护去涵养!因此,我的文学观是“让自己开心,让读者开心,让大家开心!”其实,世上所有的宗教都让人“平静、平安、快乐、幸福”,包括“共产主义”,也是这样。我认为微型小说能否纳入茅盾文学奖评奖范畴,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的队伍能否给群众带来丰富的精神食粮?能否为社会的文明、发展、进步创造出“蛋白质”、“维生素”,这也是微型小说能否走向辉煌的根本性问题。

  陈:您很有知识,您的作品,非常有哲思性,中国人受孔子的儒家思想影响比较多,请问,您是不是信奉道家思想?这对您评点作品有没有影响?

  黄:只要是真理,我们就应该拥护,就应该继承。不管这真理来自于“马克思”,还是来自于“孔丘”。孔丘的“仁爱”精髓不是糟粕。汉武帝大力拥孔,他的帝国令世人惊艳。儒家的“修身养性,治国平天下”,也不是精神鸦片。人类能够不断走向文明,靠得是“正气”与“正义”。

  道家的思想精髓是:天人合一,尊重自然,讲究与自然相融相谐。也就是说,道家重视“大气候”。可惜,许多人都曲解了儒家和道家——犹如瞎子摸象。如今,有的人唯我独尊,目空一切,漠视道德,否定先贤——这些才是真正的腐朽思想。虽然我不是仁人贤人,但我热爱仁人贤人!虽然我不可能成为仁人贤人,但我会永远拥护仁人贤人!我看待作品是我综合思想水平的反映,不只是儒家、道家对我有影响。

  【作者介绍】:陈勇,中国作协会员,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,第六届金麻雀提名奖获得者,监利县作家协会执行主席。

  (编辑:陈斯莹)

猜你喜欢